• 微信公众号
  • 行业QQ群

日本飞鸟时代的佛寺布局|一带一路佛教艺术展专题

时间: 2019.01.22 发布单位:浙江省博物馆 摄影:魏祝挺 作者:魏祝挺 浏览次数:127

缘起


佛教初传中国时在东汉,但其真正的黄金时代则是东晋十六国、南北朝至隋时期(公元4-6世纪)。这一时期,佛教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不论在东晋南朝的建康、两秦的长安、三燕的中山、五凉的凉州和敦煌、北魏的平城和洛阳、北齐的邺城和晋阳、隋的大兴,都是宝塔骈罗,招提栉比,译经造像,开窟造龛,轰轰烈烈,盛极一时。但相比遗存和出土均十分丰富的石窟寺、石造像和金铜造像,这一时期的寺院木结构建筑的遗存近乎空白。加之文献的语焉不详,以及考古资料的缺乏,我们对于这一时期佛寺布局的认识,主要来自于北魏洛阳的永宁寺(516)。


据《洛阳伽蓝记》所载,北魏洛阳城的永宁寺,“中有九层浮图一所……浮图北有佛殿一所,形如太极殿。……寺院墙皆施短椽,以瓦覆之,若今宫墙也。四面各开一门。南门楼三重,通三道,去地二十丈,形制似今端门。……拱门有四力士、四狮子……东西两门亦皆如之。所可异者,唯楼二重。北门一道不施屋,似乌头门。”这些记载,部分已得到了永宁寺遗址考古发掘资料的印证。


永宁寺塔遗址


据文献和考古资料,我们可以大致画出永宁寺的伽蓝配置,为典型的“前塔后殿”式布局。


永宁寺平面复原图

本文平面图均为笔者手绘,方向均为上北下南,下同。


遗憾的是,中国唐代以前寺院布局比较清晰的,几乎仅有永宁寺一处而已。剩下都是文献中的只言片语,并不能推测出完整的寺院布局情况。


幸运的是,朝鲜半岛和日本这一时期的佛寺遗址在20世纪被大量发现和发掘,使得我们掌握了一批受到中国风格影响的同时代东亚地区寺院布局资料,得以一窥这一时期中国佛寺的发展和变化情况。


笔者在2017年夏,受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和浙江省博物馆的派遣,赴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访问交流。期间,笔者多次前往奈良县的明日香村、橿原市、斑鸠町,大阪府的天王寺区、羽曳野市等地,探寻日本飞鸟时代佛寺遗址,获得了大量一手资料。


飞鸟时代(588-710),是日本全面学习大陆文化的时代,也是佛教在日本迅速发展的时代。这一时期的日本佛教寺院,带有中国南北朝隋唐时期和朝鲜三国时代(百济、新罗、高句丽)的深刻烙印。


就目前来看,日本飞鸟时代佛寺的布局,主要有前塔后殿、塔殿并列、三殿围塔、殿前双塔这几种类型。(佛殿,是寺院中安置佛像本尊的中枢建筑,在日本被称作金堂,这是因为当时殿堂内装饰成金色,故而称为金堂,其功能大致相当于中国宋代以后的大雄宝殿。)




一、前塔后殿



四天王寺(593)


四天王寺位于大阪府天王寺区,创于推古天皇元年(593),距今已有1400多年。据《日本书纪》记载,6世纪末期,物部氏和苏我氏决战之际,支持苏我氏的圣德太子为祈求胜利,雕造了四天王像,并发愿如战胜则为四天王建寺。胜利后,圣德太子果然于难波地区(今大阪)创立该寺,而日本历史也进入了飞鸟时代。


飞鸟时代的四天王寺的核心建筑(金堂、塔、中门、回廊、南大门等),虽然在历史上多次重建过,但基本配置和位置大致不变。不幸的是,1945年美军轰炸大阪时,该寺又全毁。如今,人们依据早年的测绘资料,完整重建了四天王寺飞鸟时代的核心建筑群,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中国也有类似例子,如辽代的天津宝坻三大士殿,民国时经梁思成完整测绘,毁于解放初期,今已依据资料重建)


四天王寺中心伽蓝现状

图前为金堂,中为五重塔,后为中门


四天王寺的伽蓝配置,自南往北,依次为南大门、中门、五重塔、金堂(即佛殿)、讲堂,呈南北纵向直线排列,并以回廊环绕。


四天王寺平面复原图



山田寺(641)


山田寺遗址位于奈良县明日香村东北,这里是日本飞鸟时代的政治中心——飞鸟京的所在。飞鸟时代历代天皇的宫殿,就散布在这里的田间地头。作为飞鸟时代先进大陆文化的象征,大陆做法的佛教寺院(瓦屋顶)散落在日本传统做法的宫殿、贵族住宅(草屋顶)之间,显得分外醒目。该处分布着飞鸟寺、山田寺、川原寺、橘寺等重要寺院遗址。


山田寺,由右大臣苏我仓山田石川麻吕于641年发愿建造,643年金堂完工,但由于石川麻吕不久即因政争身死,寺院营造也一度中断,最终于676年才完成佛塔等建筑。


山田寺遗址

图中前为塔基遗址,后为金堂台基遗址


据1976年以来的考古发掘调查,可知寺域东西118米,南北185米。中轴线自南向北依次排列南门、中门、塔、金堂、讲堂,回廊围绕塔和金堂。


山田寺平面复原图


由于东回廊倒塌后埋于淤泥之中,几乎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成为珍贵的飞鸟古建实物资料。


山田寺东回廊复原展示

奈良文化财研究所飞鸟资料馆


山田寺讲堂的本尊药师如来金铜像的佛头,居然也幸存至今。据史料记载,这尊巨大的金铜佛像,作于天武天皇十二年(685)。佛头相貌丰满祥和,天庭饱满,眉毛细长上挑,双眼弯成两道弧线。嘴唇丰厚,双耳下垂,脖子上有两道肉褶,显出肉体的丰腴。整个佛像的五官均匀对称,比例与真人相仿,类似中国初唐时代佛像风格。


山田寺药师如来头像

此为复制品,原件藏奈良兴福寺

国宝,飞鸟时代



中宫寺(7世纪)


中宫寺遗址位于奈良县斑鸠町,由圣德太子的母亲穴穗部间人皇后发愿兴建。当时,以圣德太子的斑鸠宫为中心,西为法隆寺,东面对称位置即为中宫寺。当初的设计,法隆寺为僧寺,中宫寺为尼寺,为日本最古老的尼寺。


据近年来的考古发掘可知,中宫寺的伽蓝配置为典型的前塔后殿式布局,呈南北纵向直线排列,并以回廊环绕。其平面布局与山田寺类似。


中宫寺遗址

图中前为塔基遗址,后为金堂台基遗址


中宫寺世代相传的思惟菩萨铜像(飞鸟时代),据说原本安置于讲堂本尊药师如来像的背面。该像为半跏姿势,垂左足,右足置于左膝上,右手曲肘,指尖微触脸颊,面带微笑,被誉为飞鸟时代雕塑的最高杰作。


中宫寺半跏思惟菩萨像

国宝,飞鸟时代,中宫寺藏



橘寺(7世纪)


橘寺位于飞鸟京正南,相传为圣德太子所建七寺之一。根据考古发掘资料,该寺建于7世纪,伽蓝配置类似山田寺的前塔后殿式布局,但全寺中轴线东向,十分特殊,不知是何原因。


橘寺平面复原图


橘寺是飞鸟地区古寺中,后世建筑规模最大的。佛殿、观音殿、宝物库等一应俱全,覆盖了橘寺遗址的大部分区域。1400年前的橘寺遗址,如今展示在外的,只有一块硕大的塔心础石。塔心础凹槽周围有三根添木的小槽,类似法隆寺若草伽蓝塔心础的式样。而瘞埋舍利的位置,就在这塔心础凹槽之下的小洞内。


橘寺塔心础


四天王寺、山田寺、中宫寺、橘寺等寺院的前塔后殿式布局,类似北魏洛阳永宁寺(516),百济定林寺(538)。这种布局形式,应是这一时期东亚地区最为流行的佛寺建筑布局。塔作为寺院最核心的建筑,位于中轴线之上,这是延续自佛教初传的东汉时期佛寺的传统。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平面空间狭小的塔,专用于供奉佛像的金堂,空间宽广,已经作为佛寺不可或缺的配置,位于中轴线上,仅比塔的位置靠后。




二、塔殿并列



法隆寺(7世纪后半)


法隆寺,位于奈良县斑鸠町,是圣德太子于飞鸟时代建造的佛教木结构寺庙。圣德太子摄政后,在生驹山脉南端建造斑鸩宫,斑鸩地区成为飞鸟时代的政治文化中心。607年左右开始,其周围地区建造了许多寺院,著名的法隆寺是圣德太子为用明天皇祈福所建、中宫寺为间人皇后而建、法轮寺为圣德太子爱妃膳氏而建、法起寺是圣德太子长子山背大兄王为其母苏我妃在其宫殿旧址所建。


法隆寺据传始建于607年,但是学界争议较多,目前的西院伽蓝部分,大致应是7世纪后半重建的。西院伽蓝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木构建筑群(金堂、五重塔、中门、回廊 ),其年代远远早于中国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五台山的南禅寺大殿(782)和佛光寺东大殿(857)。因此于1993年成为了日本第一批世界文化遗产。


法隆寺西院伽蓝

图中左为金堂,右为五重塔


法隆寺西院伽蓝的布局,令人印象深刻。中门和回廊之内,金堂和五重塔都不在中轴线上,而是左右对称,五重塔在西,金堂在东,堂塔并列,均面朝南方。


法隆寺西院伽蓝平面复原图


法隆寺金堂主尊为释迦三尊金铜造像,据说是飞鸟时代著名造佛师鞍作止利的作品。南朝时,东晋皇族后裔司马达等东渡百济,后至日本,成为日本造佛师之祖。鞍作止利就是司马达等之孙,其制作的造像,如今看来,具有典型的北魏迁洛后的风格。而彼时北魏造像师法的,就是鞍作止利的祖籍地南朝齐梁的风格。


法隆寺金堂释迦三尊像

国宝,飞鸟时代,法隆寺藏


另外,同在奈良县斑鸠町的法轮寺(7世纪后半),伽蓝布局与法隆寺类似,不再赘述。


法轮寺塔心础(复制品)



法起寺(622)


法起寺位于奈良县斑鸠町,据现存三重塔(飞鸟时代)的露盘刻铭,该寺建于推古天皇三十年(622),由圣德太子的长子山背大兄王所建,三重塔则建于天武十四年(685)。


法起寺现状图

右为三重塔,左侧金堂已不存,远处为后代所建之讲堂


如今的法起寺,大部分建筑都是后世重建的,但是飞鸟时代的三重塔,幸存至今。从三重塔和寺院布局的遗址,可以发现法起寺的伽蓝配置,与法隆寺十分类似,都是塔殿并列,呈中轴线对称。但不同的是,法起寺的金堂在西,三重塔在东。


法起寺平面复原图


另外,大阪府羽曳野市的西琳寺遗址(7世纪前半),伽蓝布局与法起寺类似,不再赘述。


西琳寺塔心础



野中寺(650左右)


野中寺遗址,位于大阪府羽曳野市,根据其佛塔遗址出土的平瓦上的刻铭可推知,野中寺塔大约建于650年左右。


从20世纪80年代对野中寺遗址的考古发掘来看,其飞鸟时代的伽蓝配置,与法隆寺十分类似,也是塔殿并列,塔在西侧,金堂在东侧。不过略微不同的是,野中寺金堂面朝西方,塔面向东方,也就是说,堂塔是对立开门的。


野中寺塔基遗址

野中寺塔心础

野中寺平面复原图



川原寺(7世纪下半叶)


川原寺遗址在奈良县明日香村,飞鸟京遗址南面。经20世纪50年代的发掘调查,发现其屋瓦纹样与大津宫的南滋贺废寺、太宰府的观世音寺类似,应建于天智天皇的时代(662-671)。


从发掘情况来看,川原寺的伽蓝配置极为特殊,回廊内有中金堂、西金堂、东塔,呈品字形排列。西金堂与塔对立开门。中金堂以北为讲堂,僧房围绕。


川原寺遗址

图前为南大门遗址,中为中门遗址,左为金堂台基遗址,右为塔基遗址

川原寺平面复原图


法隆寺、法起寺、野中寺、川原寺等寺院的布局,虽然各自略有区别,但最主要的共性,就是放弃中轴线的建筑,将塔和殿放在完全平等的地位上,左右并列而立。这也反映了这一时期,寺院中佛塔地位的下降和佛殿地位的上升,正好达到一个平衡的位置,才会出现这种独特的布局。


这种布局,东亚大陆也有不少实例。新罗的高仙寺遗址(7世纪)即与法隆寺配置相同。中国虽然没有这一时期的明确布局实例发现,但在唐代长安青龙寺的发掘中,我们也发现了西塔东殿,并列而立的格局(即法隆寺式)。相信这一布局的起源,应该是出自中国本土。




三、三殿围塔



飞鸟寺(588)


飞鸟寺位于飞鸟京正北,如今在一片稻田之中。


稻田中的飞鸟寺


史料记载,崇峻天皇元年(588),苏我马子开始着手建设法兴寺(即如今的飞鸟寺),最终完工于596年。据史料记载,飞鸟寺的营造,有大量来自朝鲜半岛的工匠参与,并有高句丽僧慧慈和百济僧慧聪住锡于此。


飞鸟寺历经兴废,现存建筑都是后世修建的。根据1956年以来的发掘调查,飞鸟寺的中心区域有三座金堂围绕着塔,北侧为讲堂,南侧为中门和南门。


飞鸟寺平面复原图


推古天皇十三年(605),中国南朝渡来人司马达等之孙鞍作止利,为飞鸟寺铸造了丈六佛像,翌年(606)安置于金堂。幸运的是,这尊丈六佛像保存至今,通称飞鸟大佛,为金铜释迦如来坐像,有典型的中国南北朝时代造像风格。


飞鸟大佛

国宝,飞鸟时代,飞鸟寺藏


笔者在这尊飞鸟大佛前,驻足良久。南朝时,东晋皇族后裔司马氏东渡百济,后至日本,成为日本造佛师之祖。而北魏迁洛后的佛教造像,师法齐梁。那么这尊神似龙门石窟宾阳中洞本尊的大佛,应该就是我们从未谋面的南朝丈六金铜大佛样貌了吧。

飞鸟寺这种三金堂围塔的布局,与高句丽的定陵寺(5世纪上半叶)、金刚寺(498),新罗的皇龙寺(553)、芬皇寺(634)如出一辙。可见三金堂围塔的布局,在当时的东亚大陆也颇为流行。中国目前虽然没有类似布局的寺院遗址出土,但相信以后可能会有所发现。


三座金堂的出现,说明需要供奉的主尊数量的增加。这也说明,在寺院中心伽蓝区内,虽然塔依然在中轴线上,但金堂的地位已经逐渐超越了塔,成为寺院最重要的建筑。




四、殿前双塔



本药师寺(680)


本药师寺,位于奈良县橿原市,即日本最早的条坊制都城——藤原京遗址的西南部。


藤原京大极殿遗址


680年,天武天皇为了祈求皇后(即后来的持统天皇)病体早日康复,发愿在雄伟的新都藤原京兴建以药师如来为本尊的寺院。但是,寺院尚未完成,天武天皇却不幸去世,继位的持统天皇、文武天皇继续建造寺院,大约于698年建造完成。其后由于都城迁至平城京(奈良县奈良市),寺院于718年整体搬迁至平城京药师寺,而藤原京药师寺,也就成为了一片废墟,俗称本药师寺(本,即为原本之意)。


考古发掘表明,本药师寺的寺院核心建筑,为金堂前并列双塔。金堂位于中轴线上, 双塔则位于中轴线两侧。这与奈良时代平城京药师寺的布局相同。


本药师寺东塔基遗址

本药师寺平面复原图



大官大寺(686)


大官大寺遗址,位于奈良县橿原市,藤原京遗址的东南部,与本药师寺东西对称而立。该寺建于天武天皇时期,前身为百济大寺(吉备池废寺)。


经20世纪70年代的调查,发现了大官大寺中门、金堂、讲堂、回廊、东塔等建筑基址。中门、金堂、讲堂位于南北中轴线上,中门与金堂合围的回廊内,中部东侧有塔的基址。该回廊基址范围广大,东西144米,南北195米,与奈良时代日本最高等级寺院东大寺回廊相当。而其东塔塔基规模也十分巨大,推测应有九重,高约100米,为飞鸟时代最高塔。其中门的面积,也超过了本药师寺金堂的面积。从以上情况,以及大官大寺的名称来看,该寺应该是藤原京最高等级寺院。


大官大寺塔基遗址


由于大官大寺建设到一半时,首都即迁往了平城京,整体建筑全部拆毁,故其西塔并未建设。推测其布局应类似本药师寺,为殿前双塔的布局。

大官大寺平面复原图


殿前建立双塔的布局,在大陆地区的案例,如新罗的感恩寺遗址(7世纪后半)。中国这一时期的史料中,双塔的例子也相当不少,如南朝建康城的湘宫寺双塔(《南齐书》)、阿育王寺双塔(《梁书》)、隋长安城的光明寺双塔(《两京新记》)等,可见其布局应是传自中国。


这种布局的出现,明确说明了在寺院核心建筑中,金堂成为唯一核心建筑,原本的中心建筑佛塔,降格为金堂的陪衬,如同一佛二菩萨的格局一般。




总结


佛教传入日本,晚在6世纪中叶,故我们无法从日本佛寺遗址,推知中国东汉三国两晋时期的佛寺情况,但日本飞鸟时代的寺院布局,则是直接或间接学自朝鲜半岛的百济、新罗、高句丽三国,继承了中国南北朝隋时期的佛寺布局特征,具有珍贵的资料价值。


在奈良县明日香村的飞鸟寺、山田寺、川原寺、橘寺,奈良县斑鸠町的法隆寺、法起寺、法轮寺、中宫寺,奈良县橿原市的本药师寺、大官大寺,大阪府天王寺区的四天王寺,大阪府羽曳野市的野中寺、西琳寺等飞鸟时代佛寺遗址中,我们看到了当时最流行的前塔后殿、塔殿并列、三殿围塔和殿前双塔,这四种伽蓝配置方式。


前塔后殿式布局,至少可以上溯到北魏洛阳的永宁寺,在东亚的佛寺遗存实例中,发现也较多,应是这一时期佛寺的流行布局。


相比之下“塔殿并列”、“三殿围塔”两种格局,实例主要发现于同时期的朝鲜半岛和日本的佛寺遗址中,中国的同期遗址有待发现。这两种布局,体现的都是佛殿地位上升,佛塔地位下降,双方地位逐渐齐平的微妙状态,所以出现了如此独特的伽蓝配置。


殿前双塔的布局,象征了佛殿最终超越佛塔,成为佛寺核心建筑,这代表了当时最新潮的理念。拥有殿前双塔布局的大官大寺和本药师寺,因藤原京被废弃而中断了建设。日本在奈良盆地北端,仿造唐都长安城建设了一座雄伟的新都——平城京,而日本历史也进入了崭新的奈良时代(710-794)。平城京中最大的几座寺院,如大安寺、药师寺、东大寺、西大寺、兴福寺、元兴寺等,均建设了双塔。类似情况,也可见于同时期的中国唐代、朝鲜半岛统一新罗时代的佛寺遗址。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了。


笔者在日本两个月的访问交流期间,与日本的多家文化机构和大量同仁建立了友好关系和合作基础。通过探访关西地区的古建筑70余处200余所,古遗址50余处,石造物50余件,收获了大量第一手的资料。这批资料涉及飞鸟、奈良、平安、镰仓等时代,以后将陆续整理,回馈读者。


相关展览

  • 佛影灵奇·十六国至五代佛教金铜造像

发表评论

评 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